首页 资讯频道 互联频道 智能频道 网络 数据频道 安全频道 服务器频道 存储频道

互联网巨头纷纷加码长音频赛道 蜻蜓FM联手硬件商突围

2020-09-17 13:52:52 来源 : 时代周报

5G和AI等技术的日渐发展,正为有着“耳朵经济”之称的长音频赛道带来新机遇。

作为最早入局者,蜻蜓FM(下称“蜻蜓”)正试图借机打造新的竞争优势。

“目前音频行业的市场渗透率在40%左右,这与视频、图文行业近乎100%的渗透率仍有很大差距。”近日,蜻蜓内容副总裁陈强在某论坛广播专场上表示。

据陈强透露,为提升市场渗透率,蜻蜓正全力打造全场景音频生态。

“在物联网、5G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支持下,蜻蜓平台通过接入智能音箱、互联网电视、智能手表等多种智能家居设备,推动音频进入更多元和细分的全场景时代。”陈强说道。

不过,高打着新战略的蜻蜓也在面对越发艰难的竞争局面。

今年以来,互联网巨头们开始纷纷加码长音频赛道。

9月8日,网易云音乐宣布正式上线全新内容版块“声之剧场”,主打年轻IP改编的广播剧与有声书;在此之前,腾讯音乐(TME .NYSE)和字节跳动也分别推出 “酷我畅听”和“番茄畅听”入局长音频市场。

不仅如此,在与老对手的竞争中,蜻蜓也并未占上风。

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9年6月,喜马拉雅、荔枝(LIZI .NASDAQ)的月活跃用户稳居市场领先地位,分别为7319.2万人,3226.8万人,蜻蜓位列第三,月活跃用户数为2158.8万人。

“目前竞争还是处于白热化状态,尚且看不清彼岸在哪。”9月11日,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一直以来,赛道内的玩家都在对盈利模式的探索中试错。

在此局势下,近年来在三强竞争中落后的蜻蜓,是否还能抓到机会重新领跑?

9月10日,时代周报记者联系蜻蜓相关负责人,对方表示暂不方便回复。

放慢脚步

资料显示,蜻蜓上线于2011年9月,是国内首家网络音频应用。天眼查显示,截至目前,蜻蜓已经完成8轮融资,但从2017年以后,便没有披露过融资金额。

9月10日,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在长音频赛道的发展初期,蜻蜓处于领先地位。

2015年7月,蜻蜓对外宣布,已拥有2亿用户,日活跃用户数为1000万。当时蜻蜓的自我介绍,还是“以电台聚合起步,通过生产PGC内容,聚合全球3000家中文电台” “全国1000家高校电台” “1000名合作明星” “10000名电台主播”等。

然而,这样的发展势头未能延续,不知不觉中,蜻蜓的步伐慢了。其中关键,或许与对知识付费风口的把握有关。

2016年被称为知识付费的元年。当年12月3日,喜马拉雅举办首届“123知识狂欢节”。公开数据显示,喜马拉雅当天的销售额达5088万元。其中,马东的《好好说话》以555万元成为单品销量总冠军,相当于淘宝“双十一”第一年销售额。

在起初的犹豫之后,蜻蜓也开始布局知识付费市场,先后推出《蒋勋细说红楼梦》《矮大紧指北》《局座讲风云人物》等热门IP。

然而,从具体数据看,在知识付费领域,蜻蜓仍落后喜马拉雅。

据易观2017年底发布的报告,截至2017年11月21日,2017年畅销付费内容平台分布情况表中,喜马拉雅独占57%,而蜻蜓仅为9%。

结果的差距或许与二者的生态搭建有关,喜马拉雅与蜻蜓都宣称主打UGC(用户生成内容)+PGC(专业生产内容)的PUGC模式,但两者的差别在于,喜马拉雅在UGC上积累更深,蜻蜓则在初期以PGC为主要模式。

模式的区别也反映在主播数量的多寡上。今年1月16日,喜马拉雅宣布,平台主播数已突破1000万。而9月9日陈强的表述是,蜻蜓的认证主播数超过35万名。

9月10日,互联网行业分析师丁道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UGC和PGC目前并没有十分明显的界限,也并不是喜马拉雅在知识付费上拉开和蜻蜓差距主要原因。

“我有团队、可以生产相对专业化的内容,但我完全按照个人的思路来做事,那我算UGC还PGC呢?”丁道师说道。

“一个平台要想发展,应该让一大批的参与者来获利,单靠几个人是支撑不起一个平台的生态发展。高晓松这类能带来流量的大V是其关注重点,其带来的收益同时成本自然也更高。”丁道师表示,蜻蜓缺乏对草根主播的扶持。

上述业内人士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除大V高昂的成本之外,蜻蜓偏向人文类内容,这或许也是其在知识付费战果上稍逊一筹的原因。

“这类选择有利有弊,PGC的模式会带来更精品的内容,在UGC模式下,内容鱼龙混杂,也成为侵权的重灾区。”该人士表示。

巨头入局

对蜻蜓来说,如何实现盈利,是其当前面对的一道难题。

9月10日,互联网行业分析师于斌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目前长音频赛道盈利模式主要是用户付费及广告收费两个方面。

上述业内人士表示,从行业整体来看,一直以来都处于对于盈利模式探索的试错阶段,玩家们都尚未实现全面盈利。

Wind数据显示,荔枝上半年营业总收入7.21亿元。其中,净利润为-7026.30万元,同比减少26.55%,可见亏损还在加大。

此外,有观点认为,互联网巨头们在此时入场,说明长音频领域的竞争已到了一个新阶段。

“以前都是小打小闹,先让它们去折腾,打出一条路,要么收购,要么合作,要么就自己也做一个。巨头对新领域一贯都是如此。”9月11日,互联网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在张书乐看来,长音频属于未来场景,目前是合适的入局时机。

但于斌则认为,互联网巨头们的入局成功率并不高。

“因为目前长音频行业已有相对完善的内容壁垒和生态壁垒,巨头入局缺乏垂直细分领域的资源支持,对行业影响不大。”于斌解释道。

面对行业变化,蜻蜓也在积极调整。从蜻蜓今年的一系列动作来看,全场景生态的打造及随之而来的B端业务似乎是其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。

2019年1月,蜻蜓发布全场景生态1.0,宣布与华为、小米、OPPO、vivo等手机厂商;今日头条、百度网盘等超级APP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生态合作伙伴;以及智能音箱、互联网电视及OTT、智能家居及可穿戴设备等物联网、车联网厂商达成生态合作,完成对用户“倾听24小时”的覆盖。

据媒体报道,与小米的重新合作,被蜻蜓视为其战略蓝图中的关键。2016年,小米曾两度投资喜马拉雅。今年3月,蜻蜓获得小米的战略融资。

此外,4月2日,高德地图与蜻蜓FM宣布达成战略合作,蜻蜓FM成为高德地图首个音频平台合作方。

“当你买的手机上面有音频相关的内容,消费者是愿意为好内容付费的,它是为手机等设备本身价值的一种赋能。”张毅认为,与硬件商的合作能为蜻蜓带来一定盈利空间。

也就是说,今后蜻蜓有机会通过场景定制内容向B端收费,还有可能从智能硬件的C端销售中抽取会员分成。

不过,想要从众多终端上达成用户的付费,有价值的内容依然是关键。

“如果内容生态建得好,版权成本会压下来,以后的竞争重点是放在谁能以最低的价格去生成更好的内容。”张毅表示。

就长音频市场来看,未来依然有不小发展空间。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预计到2020年,中国在线音频用户规模将达5.42亿。其中,近六成网民有明确音频内容付费意愿,超七成网民有过音频付费行为。(陈婷)

关键词:蜻蜓FM
相关文章

最近更新